喧闹一家亲第二季

喧闹一家亲第二季第26集

Relying on Heaven to Slaughter Dragons

  • Jessica DiCicco Nika Futterman 格蕾·德丽斯勒 Caleel Harris 
  • Chris Savino  Chris Savino 

    第26集

  • 欧美动漫 

    美国 

    英语 

  • 2017 

@《喧闹一家亲第二季》推荐同类型的欧美动漫

求傲风 声名动第二十章第二节和第三节

整个百里门应战的高手不过数千人众,比起战盟的万人长线委实少的太多了,但在百里无双的带领谢下,他们并没有丝毫的胆怯,正面迎上了战盟众人,以一股视死如归的气势,在十倍兵力的反差之下,屹立不倒! 破釜沉舟,哀兵必胜! 虽然兵力差距如此巨大,他们几乎没有赢面,可这样的哀兵却是极为可怕的,空中战场一旦爆发群战,那血腥的场面绝对会让人肝胆俱寒。 下放观战的各个山头上的人群已经被这一股气势给摄住了,一时间,四野安静得可怕,竟是没人说得半个字来。 对面的战盟众人也在这股压抑肃杀的气氛之下稍稍凝滞了一刻,紧接着,藤子舟便恼怒地看向百里无双:“百里无双,你这是在找死!难道你就不为你弟弟想一想,不为你身后的兄弟想一想,不为他们的亲人考虑考虑?争一时意气,只有尸骨无存,从此在北境除名!” “老秃驴,你少废话!你以为北境之中无数强者都是为了什么而战?但凡有些血性者都不会说出你这种话!”百里无双遥遥一指,冷冷喝骂道:"男儿流血不流泪,男儿战死不投降!你纠结众多势力围攻我百里门,不敢与我一对一决胜负,已是胆怯,如今又极度不尊重对手,战斗到了眼前还指望不战而胜,拖拖拉拉不敢与我们打一场硬仗,愧对今日前来此地观战的天下英雄!老秃驴,你不配立足地榜,不配当个男人!” 百里无双这一番话说得慷慨激昂,清越响亮的声音直冲九霄!只听得人热血沸腾,心跳狂跳! 傲风也被他话语中的感染力说得一阵心绪激动,轻笑叹道:“清萧这大哥,和他的性格真是完全不同。” “百里无双,是条汉子!"秦霜也面含欣赏微笑地在旁边点点头。 下方山林里更有许多强者深有同感地大叫起来。 “没错!藤子周,我们是来看你们攻城的,不是来看你劝降的!” “要打就打,婆婆妈妈废话什么!”亏你还是个地榜高手,连决一胜负的勇气都没有,除了耍手段,不会别的了嘛?” …… 哄乱的叫声传入藤子周耳朵里,饶是这老家伙定力再好也差点儿气得七窍生烟,百里无双不肯投降就算了,还如此不给面子地骂得他狗血淋头,让他在这么多人面前大失颜面! 藤子周恼羞成怒地吼道:“百里无双,你既然一心求死,那就别怪今日我们踏平你百里城!应海川大人指令,今日我们也不以多欺少,以我们几名地榜领主级强者从弱到强,一对一战方式进行,你可接受?” 这消息百里城外虽是传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可百里城闭城多日,众目睽睽之下根本没人能自由出入,自然并不知晓。 此时一听,百里无双不禁一楞,紧接着,清朗声音便扬声大笑起来:“甚好甚好!看样子我还能多拉几个垫背的,你这老秃驴现在就可以去把脖子洗干净了!” “百里无双,你少在这里嚣张!你有本事就把老夫前面几人都杀了,我倒不信你能挨到和老夫对战!”藤子周被他张狂的笑声刺激得不轻,再次愤愤然怒哼一句,扭头对那手持长枪面色难看的灰袍男子道:“潘喻,你出战吧!” “不用你来提醒!”潘喻怒瞪他一眼,心中极为不满。 这老东西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若非他跑去抱海天的大腿,如今他们又怎会白白做了炮灰?第一个出战,面对百里无双就等于宣判了他的死刑,凭白让藤子周等人捡便宜吞噬他们的势力。 不过潘喻也知道,事情已成定局,无法改变,只能也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情,与百里无双对战一场,起码死后还不至于遭人唾弃。 潘喻缓缓飞出队伍,手中长枪一指前方,喝道:“地榜第九十八,潘喻,在此请战!百里门那方强者前来会战,且请上阵!” 话虽如此,百里门内总共就三名领主,另外两名在地榜实力前根本就不够看的,只有百里无双一个人可以出战而已。 百里无双上前一步,正待说话,紧张安静的山林里面却突然传来一道清越的笑声:“不要那么急嘛,人还没到齐,就忙着开战了,百里大哥,你就光想着自己出风头么?也忒不厚道了!”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不禁让天上地下的数万人纷纷疑惑地蹬了蹬眼睛,什么人这么大胆,竟然敢插手百里门的事情?听她的口气,居然还是为了这明显弱势的百里门出头? 一片惊奇之中,陡然瞧见离着百里门较近的山头,两道身影一闪,犹如流星般地向着百里门数千人飞射而去,那片地方本来就离着城门较近,两三个起落,二人就来到了百里无双旁边。百里无双俊眉微微挑起,盯住来人,却并不担心他们会搞什么阴谋诡计,毕竟现在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藤子周再如何阴险也不可能笨到派人光明正大地袭击他们,况且他们的兵力还是己方的十倍。 身影一落,众人就瞧清楚了他们的样子。 一名身披黑袍面带一张精致面具的冷酷男子,一名身披着宽大玄衣容貌刚毅的高大男子,正是傲风和秦霜。 藤子周等人神色一震,脸上纷纷露出难以置信的色彩。 “咦,那人不是追云冕下么!”下方的山头登时有人揉了揉眼睛,骇然地叫唤出声。 这些天里,傲风名声在外,传得沸沸扬扬,此番前来观战的人员基本上都听说过,她的装扮又极具有标志性,自然不会认错。 “没错啊,真的是他!他跑到百里门那边去做什么?难道和百里门是故交?” “脑袋没出问题吧?百里门今天分明就完蛋了!” “那也不一定啊,追云冕下手中有神剑令,那些人说不定就怕了呢!” 众人的议论,也正是藤子周等人所想,他们没料到傲风这个时候会跑出来搅局,一时间面面相觑,全都愣怔住了,傲风手中拥有神剑令,若是他真的搬出神剑令来,今天这情况就要变成骑虎难下了! “追云冕下,你这是什么意思?”远远的,藤子周怒声质问起来:“是你自己亮出神剑令,让海川大人惩罚我们,你也同意了这件事情,此时又想出尔反尔?你把海川大人当什么?存心给三位大领主难堪不成?速速让开我们看在墨帝大人的份上不与你计较!” 百里无双俊眉微微挑起,盯住来人,却并不担心他们会搞什么阴谋诡计,毕竟现在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藤子舟再如何阴险也不可能笨到派人光明正大地袭击他们,况且他们的兵力还是己方的十倍。 身形一落,众人就瞧清楚了他们的样子。 一名身披黑袍面带一张精致面具的冷酷男子,一名身着宽大玄衣容貌刚毅的高大男子,正是傲风和秦霜。 藤子舟等人神色一震,脸上纷纷露出难以置信的色彩。 “咦,那人不是追云冕下么!”下方的山头登时有人揉了揉眼睛,骇然地叫唤出声。 这些天里,傲风名声在外,传得沸沸扬扬,此番前来观战的人员基本都听说过,她的装扮又极具标志性,自然不会认错。 “没错啊,真的是她!她跑到百里门那边去做什么?难道和百里门是故交?” 海川等第三名大领主此时也正仰望着天空,面色沉凝,眼中略带几分恼怒,傲风如果当众拆他们的台,那他们也不会再顾忌它有神剑令什么的,大领主素来高高在上,怎容一个小辈如此接连戏弄? 傲风毫不紧张地淡然一笑,黑 蓦地一眯:“藤府主此言差矣,我又不是要你停战,你这么激动做什么?你放心,你今天我是来参战的,不会动用神剑令,你若能杀得了我,神剑领也决不找你麻烦!海川大人的提议就是想让从各地赶来的天下强者看一场精彩的对决,顺便惩罚你们,而不是替你们做后盾,你凭什么总是着海川大人的旗号肆意张扬败坏他的名声?如果有人助阵,避免一面倒的情势,自然能够得更加精彩,海川大人怎么会反对呢?” 这番话倒是在替海川大领主宣扬造势了,经由傲风这么一捧为,海川的脸色缓和了一些,淡淡点头:“这小子还算识相。” “不过他真的要帮百里门?可他那边也就一个领主级强者,怎么帮啊?”天空大领主疑惑道。 “管她怎么帮,我们看戏就好,你忘了他那日怎么在我们营地前嚣张了?他要是死于百里门之战,不是正好让我们出了一口气么?”森林大领主森冷地一笑,恶狠狠道,他们三名大领主对傲风客气,也就看在神剑令德面子上不能动他罢了,那里是真的喜欢他? 百里无双打量了傲风二人半响,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在那里见过他们,不禁对傲风二人甚是有礼地拱拱手道:“两位兄弟,我们似乎并不认识。今日我百里城必遭大难,不愿累及旁人,二位的好意我们心领了,还是快些离去,免得被我们牵连。” “百里大哥,你不认识我没关系,你认识他就行了。”傲风轻轻一笑,随手在空中一招,众人只觉得眼前银芒闪过,傲风的身前不远处,顿时多了两道少年人影! 百里无双身体当场一震,瞳孔皱缩放大,目光定在前方那个绝美青衣少年身上,连指尖都颤抖了起来! “大哥!”百里清萧一出来,正瞧见自己前方的英俊男子,清 也是一缩,少有的激动满面,一声欣喜的大呼,飞扑上去…… 第三节第三节头阵变态神帝vs地榜领主, 青影闪动,一名英俊男子,一名绝色少年,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狠狠地拥抱在了一起! 直到百里清萧扑上前来抱住了他,愣愣的百里无双才反应过来,英俊的面容微微颤动,手臂搂住眼前的少年,同样惊喜地呼道:“清萧?怎么是你?真的是你?” 百里无双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这个弟弟,倔强,冷漠,甚至有些自闭,可无论怎样,他永远都是自己最疼爱的弟弟! 今日一战,百里城必定覆灭,不出意料他也会陨落,还以为再也不可能见到他这个甘愿用性命守护的弟弟了!却没料到,就在这最后关头,他竟会突然出现! “大哥,是我!就是我!我回来帮你了!“百里清萧感受到兄长那久违的温暖宽广的胸怀,眼眶微微湿润。 激动地对视一眼,兄弟二人再次紧紧相拥! 这样一幕兄弟情深的画面,只看得傲风感慨良多,对于百里清萧此时的感觉她比任何人都了解,当初自己和大哥重逢之时,也是幸福无比。 百里城众人相互看看,纷纷露出了欣慰的神色,被傲风一并送出风云府的萧暗萧影及司马玉溶脸上也闪烁着感动,山头上下的人们却是骇然地爆发出一阵哄乱的议论声! 百里清萧是百里门的二少爷,这个事情人尽皆知,此番百里门会战事件其实也正是因为百里清萧的突然崛起引起的。 他治疗好了废物休质,实力大涨,能够自由操纵天地奇水中的神水,便有了足以与地榜强者抗衡的力量,而他连同另外一人斩杀藤王府和玉秋宗两名实力仅在藤子舟和玉卿魂之下的万媚领主和郭平领主,深深威胁到了其他混乱大平原上的势力,让藤王府等感到了恐慌,他们担心百里门会逐一击破他们,这才决定先下手为强。 战盟众人在看到百里清萧的时候就完全懵了,略一思索,藤子舟便不禁全身颤抖目光巨震地指着傲风又惊又怒地愤然吼道:“你……你这臭小子就是那个‘变态神帝,!” 这一句叫声绝对可以用“惊天动地”来形容,什么话也不能用以形容此时藤子舟的心情! 该死的!他们苦苦通辑的变态神帝,居然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还害得他们战盟损兵折将!现在想来,这哪里是什么巧合?她根本就是故意在背后阴他们啊! 一想到先前他们还对傲风恭恭敬敬,恭谦有礼,藤子舟等人就气得鼻孔冒烟! 引狼入室啊! 如此一吼,自然引起了数万观战强者的惊骇议论。 “变态神帝?就是那个神帝实力便能施展奥义,还融合了霸枪大领主的霸王枪诀的家伙?” “那变态神帝就是追云冕下?这……这怎么可能呢,她只有二十二岁啊,而且追云冕下不是用的神剑么……” 下方的人群在这一刻完全爆发,连海川等三名大领主也有些目瞪口呆,那变态神帝的大名早就传的人尽皆知,他们当然也知道。 不剁目信的视线悉数聚集过来,傲风登时就成了数万人目光的焦点! 这实在太让人意外了,连藤子丹那等老奸巨猾的家伏也从没有想过这个可能,即便现在告诉他们傲风的身份,他们还是觉得难以置信。 因为傲风的年龄实在太小了,这样的念头人们甚至想都不会去想,二十二岁便拥有战胜领悟奥义领主的力量,已经超出了人们心理所能接受的范围!更何况,她之前所用的武器飞剑以及神剑令已经成功迷惑了所有人,人们都以为她是墨帝的亲传弟子呢! 众多目光的凝视之下,只见傲风淡淡一笑,随意地抬起右手轻轻一招,一把通体银白色的战枪便横空出现!正是傲风的领主宝器神枪 黑色长袍瞬间收回空间戒指里,傲风身上的那套精美至极的红磷战甲也一并露了出来,随手握住战枪轻轻一挥背到身后。炫目的银枪,华丽的战甲,身材修长的红衣男子,整个人身上散发出一股极为强悍的霸道狂妄的气势,与先前的冷酷沉静判若两人!这气质上的变化简直令人难以相信,但也已经分明告诉了众人她的身份。 “红衣银枪,变态神帝!真的是她!” “那天她和司马玉溶冕下对战的时候,原来隐藏了实力啊!!” “据说那变态神帝击杀了万媚领主,拥有威胁地榜强者的实力呢,怪不得她要突然冒出来帮着百里门!哈哈,这下有的看了,百里清萧和变态神帝都来了,战盟这回有苦头吃了!” 突然产生的转机,给下方的观战者打了一剂兴奋剂,沸腾起来,他们自然是希望对战越精彩越好。 “大哥,这是追云,就是她用神火帮我治好了我的体质。”百里清萧和百里无双在重逢的喜悦里冷静下来后,百里清萧就甚是兴奋地拉着傲风介绍到。 百里无双朗朗一笑,拱拱手道:“追云冕下,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大恩不言谢,你治好了清萧的身体,我无以为报,若是今日之后百里无双还有命在,有任何需要尽管知会一声,皱一下眉头的不是男人!” 傲风被他的英朗豪气感染,也爽快笑道:“百里大哥,看样子你一点儿也不怪罪我们给百里门惹来了这么大麻烦,这就好,其他的我也没什么要求,起码现在你不能赶我们走。” 百里无双不由一愣,心中明白她的意思,不禁皱眉道:“追云冕下,今日一战我们胜算非常之小,你真要执意留下么?” “百里无双,世间有血性的人不是你一个,抛弃亲友,弃置自己的责任于不顾,同样可耻!即便是你不计较,但事情终究是因我而起,我不能逃避。”傲风漆黑的眸子凝视他,重重说道:!!所以不论如何,我不会丢下百里门,今日,城在人在,城亡人亡!我也同样,誓与百里城共存亡!” 不是不知道可以用风云府逃走,不过傲风从未打算那样做!退而求次,心理上就已经输了,连这一点困难都没办法战胜,谈什么对抗真神? 听着她清越坚定的语声,百里无双眼前一亮,大笑起来,也不再多劝说什么,只重重一拍傲风肩膀,点头道:“好兄弟!好男儿!” 百里无双的夸赞中,百里清萧和秦霜的表情却很是诡异,有些想笑又不敢笑,傲风这样的豪迈还真是一点儿都不像个女子呢,不过这似乎正是她招人喜欢的地方。 这边是一片温馨的状态,战盟那边却是人人如同吃了苍蝇般的难受! 连岩面色青黑,忍不住大声怒吼道:“你们叙旧完了没有啊!我们的人已经派出了,你们例是快点应战啊!” 傲风等人这才想起那个被晾在空中战场半晌的那个可怜的家仇…… 瞥了那边已经快被风干了的潘喻一眼,傲风不禁微微一笑道:“这家伙也是个拿枪的,正好和我比戎比戈,这头阵就由我来吧!” 头阵最讲究士气,不宜拖延时间,傲风出手,自有威慑战盟众人错其锐气的意思,一名神帝若是赢了地榜强者,对对方心理上的打击绝对是巨大的, 趁着这个时间,秦霜就向百里无双和百里清萧说清楚情况。 向着后方微一点头,傲风眼神中自信闪烁,手持银枪唇角微扬,足下轻轻一点,一道诡异的空气波动在她脚下漾开,傲风的身影已宛如变戏法似的,突兀地出现在了潘喻正前方不远处,而原地她身躯的残影竟然还未散去! “速度奥义!”已经有眼尖的领主惊呼了起来! “引动天地能量增加自身速度,她果然懂得使用奥义!”这时候,连海川这样的大领主都不得不惊叹了,天才见的不少,可像傲风这么恐怖的天才,连他也是毕生第一次见到。 森林大领主冷哼道:“懂得使用奥义不代表能打败地榜领主,哼,我例不信,她连灵魂之力都没有就能击败地榜强者!” “那可不一定,凭借速度奥义她速度上完全不亚于那个潘喻,再加上攻击奥义霸王枪诀,未必就赢不了啊。”天空大领主却十分感兴趣地看着傲风,咯咯笑道。四围的观战者也像他们一样,各持不同意见,有的认为傲风能胜,有的则认为潘喻能胜,变态神帝vs地榜领主,这头阵,已将人们的心绪完全带动了起来! “追云小辈,你好好一个超级天才,拥有大好前景,却偏要来管百里门的事情,当真找死!”潘喻身为战盟中人,对傲风自然是愤恨无比,冷盯住她道:“你以为领悟了一点奥义就能与地榜高手相比了么?痴人说梦!今天你死在我手上,我潘喻也算不枉此生了!“ 傲风也将鸿羽战枪向前一指,淡淡笑道:“多说无益,冕下,请吧!



亲等一起来破个mer(猜迷语):说两只王八看到从树上掉下来熟透的梨子不同反应成就了两个国家的名字

口技介绍作品原文 口技 京中有善口技者。会宾客大宴,于厅事之东北角,施八尺屏障,口技人坐屏障中,一桌、一椅、一扇、一抚尺而已。众宾团坐。少顷,但闻屏障中抚尺一下,满坐寂然,无敢哗者。 遥闻深巷中犬吠,便有妇人惊觉欠伸,其夫呓语。既而儿醒,大啼。夫亦醒。妇抚儿乳,儿含乳啼,妇拍而呜之。又一大儿醒,絮絮不止。当是时,妇手拍儿声,口中呜声,儿含乳啼声,大儿初醒声,夫叱大儿声,一时齐发,众妙毕备。满坐宾客无不伸颈,侧目,微笑,默叹,以为妙绝。 未几,夫齁声起,妇拍儿亦渐拍渐止。微闻有鼠作作索索,盆器倾侧,妇梦中咳嗽。宾客意少舒,稍稍正坐。 忽一人大呼:“火起”,夫起大呼,妇亦起大呼。两儿齐哭。俄而百千人大呼,百千儿哭,百千犬吠。中间力拉崩倒之声,火爆声,呼呼风声,百千齐作;又夹百千求救声,曳屋许许声,抢夺声,泼水声。凡所应有,无所不有。虽人有百手,手有百指,不能指其一端;人有百口,口有百舌,不能名其一处也。于是宾客无不变色离席,奋袖出臂,两股战战,几欲先走。 忽然抚尺一下,群响毕绝。撤屏视之,一人、一桌、一椅、一扇、一抚尺而已。作品译文 京城中有一个擅长口技表演的人。有一天正赶上有一户人家大摆宴,在大厅的东北角,安放了八尺宽的屏风,表演口技的人坐在屏风里,里面只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把扇子、一块醒木罢了。客人们围绕而坐。过了一会儿,只听见屏风中醒木拍了一下,全场静悄悄的,没有敢喧哗的人。 远远的听见幽深的巷子里传来一阵狗叫,便有一个妇人被惊醒,打哈欠,伸懒腰,她丈夫说梦话。一会小儿子醒了,大哭。丈夫也醒了。妇人抚慰者儿子并给他喂奶,儿子含着乳头啼哭,妇人边拍边呜呜地哼唱着哄他睡觉。接着大儿子也醒了,连续不断地说个不停。在这时,妇人用手拍儿子的声音,口中呜呜哼唱的声音,儿子含着乳头啼哭的声音,大孩刚刚醒来的声音,丈夫斥责大孩子的声音,同时一起发出,各种奇妙的声响都模仿的惟妙惟俏。所有座位上的宾客没有不伸长脖子,侧着头看,微笑,默默地赞叹着,认为妙极了! 不久,丈夫打鼾的声音响起来,妇人拍孩子的声音也渐渐地拍一拍停一停。隐隐地听到老鼠悉悉索索的声音,盆等器皿倾斜反侧的声音,妇人在梦中咳嗽的声音。宾客的心情稍微放松,渐渐坐正了身子。 突然有一个人大声喊道:“着火啦!”随即丈夫起来大喊,妇人也起来大喊,两个孩子一齐哭。一会,成百上千的人大喊,成百上千的孩子哭,成百上千只狗叫。中间夹杂着劈里啪啦房屋倒塌的声音,烈火燃烧爆炸的声音,呼呼的风声,成百上千一齐发出;中间夹杂着成百上千的求救声,人们拉倒燃烧着的房子时一齐用力的呼喊声,抢救物品的声音,泼水的声音。凡是应该有的声音,没有一样没有的。即使一个人有上百只手,一只手上有上百根手指,也不能指出其中的一种;人有上百张口,口有上百条舌头,也不能说出其中的一个地方。在这种情况下,所有座位上的宾客没有不变了脸色离开席位,扬起袖子,露出手臂,两腿发抖,几乎想先逃跑。 忽然醒木一拍,所有的声音全都消失了。撤掉围幕屏风看里面,里面只有一个人、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把扇子、一块醒木 作者介绍 林嗣环,字铁崖,号起八,明末清初人,出生于福建省安溪县官桥镇赤岭后畲(现驷岭村,原籍福建省晋江县)。他于明崇祯十五年(1642年)中举人,清顺治六年(1649年)中进士,官至广东提刑按察司副使,分巡雷琼道兼理学政,山西左参政道。他小时家境清贫,长大后心高志远。其博学善文,著有《铁崖文集》、《海渔编》、《岭南纪略》、《荔枝话》、《湖舫集》、《过渡诗集》、《回雁草》、《口技》等,其中《口技》至今仍为初中语文课文。《荔枝话》是一篇记述荔枝的科技小品文,不仅有一定的艺术价值,而且在农业经济方面有较高的科学价值和史料价值。他的这些著作都是祖国文化遗产中的无价之宝。 林嗣环的故事 “站起来!”随着塾师不怒自威的喊声,从窗外慢慢探出一个六岁光景孩子的脑袋。他身上穿着不合身的旧衣,手中拿着放牛的鞭子。 塾师和学子们纷纷走出私塾。“你叫什么名字?”塾师俯下身子关切地问。“我叫林嗣环,家住赤岭后畲。”孩子用鞭子指了指不远处的村落,又不问自答地作介绍:“父林之粟,兄嗣祯。我很喜欢听先生讲课,已来偷听半年有余了!”“那你就来读书吧!”“我家穷,供不起我读书!”塾师颔首捋须良久,忽灵机一动:“嗣环,请你进学堂坐一会儿好吗?” 塾师安排嗣环和众学子坐好,摊开纸笔,宣布考试开始。结果让塾师始料莫及、心花怒放,林嗣环这个从未上过学堂的放牛娃,妙语连珠、辞清意畅的作文,令那班乡绅富贾的纨绔子弟,瞠目结舌,难望项背。 塾师磨破嘴皮磨穿鞋底,用免收束修、资助笔墨、接济家用等条件,博得林之粟的首肯,让嗣环进私塾跟班旁读。 嗣环边帮父亲劳作,边努力攻读。公元1615年,嗣环7岁那年,大学士黄景坊不信他能“励志自研”、“日记万言”,特地对他进行面试,也被他的聪慧天资所折服,便破例收他为“伴读”。嗣环自此如鱼得水、如虎添翼,学业更是突飞猛进。 第一次参加乡试,主考官认定字字珠玑之文,绝不可能出自乳臭未干的穷孩子之手,武断地判定为“抄袭”。 落榜蒙冤的嗣环受尽白眼。有天早上,他像往常那样到黄井打水,可邻居们已暗相串通,故意于前夜将水桶全收进屋内。打不到水的嗣环默立井旁,对天发誓:“士可辱,志不可夺!我定愈加发奋……”忽然,井底訇然有声,井水漫上井盘。至今,嗣环故居门前这眼黄井的水位,仍远高于旁侧的池塘水面,成为福建安溪县赤岭后畲一大景观。 子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嗣环落第不落志,“黄井祝天”后的日子,更付诸“虎崆耕读”。公元1642年,34岁的林嗣环中举人。继之又蟾宫折桂,顺利通过会试,高中进士。嗣环的轶事,在其故乡代代相传。□林炼金 林嗣环不仅是一位博学善文的著名文学家,而且是一位刚正不阿、廉洁奉公、勤政爱民、百姓口碑甚佳的清官名吏。在封建官场一片污浊腐败的境况下,他洁身自爱,实在很有几分茕茕孑立的悲剧意味。当时藩王府曾派两个人到林嗣环处言事,那两人骑马直上公堂。林嗣环把他们拉下马,各打三十大板。藩王大怒,亏得当地抚军劝解,林嗣环才幸免遭难。林嗣环“善为文”,却“不善为官”。他刚正不阿的性格,使他在官场上郁郁不得志。顺治十三年,他为减轻民众役赋而写《屯田疏》,被蓄意谋反的耿尚二藩诬告落职。但正是他的“不善为官”,不肯同流合污,使他赢得百姓爱戴,丹青留名。假如林嗣环当年平步青云,在官场上左右逢源,那么,我们几乎可以断定他不过是让官场多了一个庸庸碌碌的封建官僚罢了,林嗣环就不是著名文学家林嗣环了。 他七岁即能属文。及长赴试,因文章峭奇卓绝,考官疑为他人代笔,故不得售。嗣环遇挫折不气馁,倍加发愤攻读。于明崇祯十五年(1642)年壬午科中举人,继而于清顺治六年(1649年)己丑科登进士第。授大中大夫,持简随征,便宜行事。后调任广东琼州府先宪兼提督学政。“备兵海南时,恩威兼济,兵民爱之”;“性耿介,多惠政,如禁锢婢,禁投充,禁株连,禁民借营债,粤人啧啧颂之”。为减轻民众役赋,抵制奢侈无度、滥设工役、私创苛税的耿仲明、尚可喜,而上《屯田疏》。顺治十三年,被二藩诬告落职。被捕之时,民众悲声载道。顺治十七年(1660年),嗣环下刑部狱西曹就计无果。“帝念三任勤劳。暂放杭州治下。待康熙初政(1662),复审平冤获释,诏升广西左参政”。嗣环经历磨难,无意仕途,遂客寓杭州,放舟西湖,寄情山水,唱和名流。后因贫以死,妻子晨夕不继,柩暴未葬。幸其同年唐梦赍葬于昭庆寺西沙泉石,并搜其著作四册存之。“历四十年,族侄标光始访得之,改葬于御屏山麓”(今安溪县虎邱镇金榜村玉斗牛眠山)。原碑完好,文曰:“先达进士兵学道铁崖林公、淑人王氏、男文学华亭墓。乾隆丁丑九月合族崇祀。”族人对嗣环尊崇备至,每每携幼恭诚拜谒,以期子侄学而有成。在嗣环故乡,还流动着“黄井祝天”、“虎崆耕读”等脍炙人口的故事。 林嗣环走马上任之际,正处于清朝初期,国家已经统一,经济也得到了恢复,因此,有不少外国商人到中国来进行贸易。可是,有些地方官员却为了个人利益胡作非为,有个外国商人运货到朱崖这个地方,当地军官因贪图船上的货物,要杀人劫货。林嗣环知道后,坚决予以制止,他说:“我虽然是一个书生,但至少也是朝廷派来的,我有权管这件事,你们为了个人利益而杀人,会引起国家和外国的不和,我就是死了也不让你们这么干!”当地军官没有办法,只好放外国商人回国。 当时,“三藩”中的两股地方势力平南王尚可喜和靖南王耿精忠都在广东,他们放纵部下,欺压老百姓,林嗣环最看不惯这种事。一次他把欺压百姓的士兵抓来鞭打,放走了无辜的老百姓,巡抚李端吾带兵冲进官署,要抓林嗣环。林嗣环把脖子一伸,说:“要杀就杀吧!不必多言了!我如果怕死,就不会鞭打犯罪的士兵了!”李端吾自知理亏,只好悻悻地走了。 林嗣环为官时,采取了一系列有益于人民的措施,例如禁止雇用奴婢,禁止捉人冲军,禁止一人犯罪株连全族等。他还建议军队要自己开荒种地,减少人民的负担。林嗣环提出的这些措施,深得民众的拥护,也触犯了一些官员,他们把一些莫须有的罪名戴在林嗣环的头上,林嗣环被捉到朝廷问罪。在上司面前,林嗣环愤怒地控诉了耿尚两个地方势力的罪行。于是,耿精忠被调到福建,而林嗣环也被革职为民,充军边疆,后遇大赦放归。 从此,林嗣环流落在杭州湖畔。他整天仰天长歌,痛抒自己对时政的不满。当时一些出名的文人如钱牧斋、吴梅村、朱竹宅等,非常敬重林嗣环的为人,慕名和他结交。由于心情忧郁,饥寒交迫,林嗣环病死在西湖边。他没有儿子,死后,他的尸骨几经辗转,最后由他的侄儿带回,葬在故乡安溪。 林嗣环不仅是一个忧国忧民、刚正不阿的官员,还是一个出色的作家。他一生写下了许多精彩的文章,如《湖舫集》、《过霞诗》、《海鱼篇》、《岭南纪略》等。他的文章光怪陆离,不同凡响,礌砢郁积不平之气,直欲排山裂石,作霹雳声。他和民众打成一片,因此文章有浓厚的生活气息,逼真感人。被选入中学语文教材的记叙文《口技》,确切而真实地记叙了我国民间艺人的高超技艺,语言朴素,描写生动,构思巧妙,充满了艺术情趣。 说起传统名篇《口技》,一般初中生人人皆知。因为,在中国的教育史上,语文教学改革不断深入,语文教科书篇目不断增删,但这篇300余字堪称中国古代散文上乘佳作、声情绝妙的短文却从未被删减过。《口技》的作者就是我国清代著名文学家林嗣环。 岁月的流逝淹没了多少红尘俗世,300多年来,林嗣环这位清代著名文学家的艺术成就和人格魅力,依然令人们念念不忘。林嗣环的“善”与“不善”,对后人不正是一种启迪吗? 他小时家境清贫,长大后心高志远。其博学善文,著有《铁崖文集》、《海渔编》、《岭南纪略》、《荔枝话》、《湖舫集》、《过渡诗集》、《回雁草》、《口技》等,其中《口技》至今仍为初中语文课文。《荔枝话》是一篇记述荔枝的科技小品文,不仅有一定的艺术价值,而且在农业经济方面有较高的科学价值和史料价值。他的这些著作都是祖国文化遗产中的无价之宝。 。被选入中学语文教材的记叙文《口技》,确切而真实地记叙了我国民间艺人的高超技艺,语言朴素,描写生动,构思巧妙,充满了艺术情趣。